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解放军三军联合实兵演习带数百名陪练军亾

2019-03-05 08:45:08

解放军三军联合实兵演习带数百名陪练军人年11月11日 07:14解放军报解放军三军联合演习现场。仇成梁 摄

刘学农 本报 胡君华 黄超 特约 孟斌

视点提要

国庆节前夕,济南军区某集团军依托潍坊军事训练协作区,与区内各军兵种部队组织开展了一场跨战区、跨海域的三军联合实兵对抗演习,对联合训练内容、组织形式、方法手段等方面进行探索,形成一批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的新战法训法。他们的经验和做法,受到军委总部领导充分肯定,并被转发全军部队。(胡君华)

沙场秋点兵,三军鏖战急。国庆节前夕,从山东半岛到辽东半岛,在数千平方公里的区域内,济南军区某集团军与潍坊军事训练协作区内的海空军部队联合摆兵布阵,首次成功组织了跨战区跨海域三军联合实兵实弹演习。而今,这场演习的硝烟虽已散尽,但给人们对如何在现行编制体制下开展三军联合训练却留下许多有益的思考。

潍坊军事训练协作区组建5年来,先后尝试过3种联合作战指挥模式,在这有进有退的改革探索中,三军部队指挥员逐步认识到——

联合训练还处于初级阶段,必须立足实际稳步推进

码头、海滩、海域,舰艇、军车、坦克,9月20日凌晨,寂静的渤海湾某岸滩,突然繁忙起来。参加潍坊军事训练协作区“联合—2008”演习的济南军区某集团军摩步旅官兵与海军舰船官兵密切配合,紧张有序地进行着输送编队装载……与此同时,指挥装载的三军联合指挥所,组织海军舰载防空火力、陆军防空火力和空军航空兵组成立体防空火力,一举粉碎了“蓝军”的空袭企图。

据悉,在这次演习中,协作区三军部队首次采用“分布嵌入式”联合指挥新模式,有效地激活“中军帐”,提升了部队一体化联合作战能力,保障了从装载、航渡到陆上作战各个环节演练的顺利实施,受到在现场观摩和指导的总部机关领导和科研院所专家的关注。

演习总导演、济南军区某集团军军长马宜明少将告诉,协作区成立5年来,每年都组织三军联演,在联合作战指挥模式改革上先后尝试过3种不同模式,在这种看来有进有退的探索中,指挥员们逐步深化对三军联合作战规律的认识。2004年秋,协作区举行一场“联合—2004”实兵演习。这个集团军按照当时理论上的“联合”定义,借鉴外军联合指挥模式,把参演陆、海、空军部队指挥员和指挥机关混合编组在一起,建立统一联合指挥机构,实现三军统一指挥。然而经过实践检验,他们却发现此种“统一编组式”联合战术兵团指挥模式,组织小规模、短时间、独立遂行的联合作战行动尚可,而对较大规模的联合作战,碍于现行编制体制,则难以实施。

鉴于此,协作区又退而尝试一种“分布协调式”联合指挥模式,即“依托现有建制、互派协调组”方式,全程参与所派驻军种的作战筹划和指挥,提出本军种使用建议,协调与其他军种部队行动。此种联合指挥模式在随后“联合—2006”、“联合—2007”两次实兵演习中进行了尝试,虽减少了现有指挥体制矛盾,也体现了一定联合性,但美中不足的是,三军战术兵团相互协调比较松散,削弱了联合作战一体化程度。

总结前两次改革的利弊经验,今年,他们又提出“分布嵌入式”联合指挥模式。在联合指挥所仍然保持原有建制,陆地、海上、空中行动分别由陆、海、空军战术兵团负责统一指挥基础上,把三军互派“协调组”改为“指挥协调组”,除了协调功能外,还赋予一定指挥职能。同时,三军战术兵团最高指挥员采取异地同步协商或面对面会议协商等形式,共同确定联合作战行动重大问题,进行实时有效的指挥,提高了联合指挥效率。

当舰艇编队进行航渡时,在甲板的指挥台上看到,穿着不同颜色军装的海陆空联合指挥员及时进行“角色”转换,由装载时以陆军联合指挥员为主转换为以海军联合指挥员为主的指挥。参与联合指挥的海军某快艇支队李增启参谋长认为,新的指挥模式使各军种指挥员的职责和权限更加明确,相互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比较符合在上级编成内联合作战的实际。

经过几年的实践,潍坊军事训练协作区三军指挥员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我军联合训练还处于刚刚起步的“初级阶段”,无论是思想观念、编制体制还是指挥手段都有许多问题要解决,急于求成反而会欲速不达。只有立足现有条件积极稳妥、尊重规律,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推进,才能积小胜为大胜,从量的积累实现质的飞跃。

协作区组建之初,不少军兵种部队抱着被动参与的态度,而今他们已由过去的“拉我练”变成“我要练”。协作区组织者从中认识到——

联合训练要长盛不衰,调动内因是关键

在联合演习采访中,有一个细节让惊讶。进入舰艇编队航渡阶段,演习总导演、某集团军军长马宜明少将登上某登陆舰时,迎面遇上一位肩戴海军五级士官军衔的水兵,马上亲切地打招呼:“赵晓忠,你好!”接着,马军长告诉,这名叫赵晓忠的水兵是安徽桐城人,1993年入伍,业务素质非常好。不光赵晓忠,马军长对协作区内的海空军部队许多作战指挥人才和训练骨干都能叫出名字,说起他们的专业特长也如数家珍。

透过这件小事,可以折射出潍坊军事训练协作区三军部队通过几年来的联合训练所达到的融合程度。

演习总导演、济南军区某集团军政委魏亮认为,协作区三军部队之所以能够融为一体,持续保持着旺盛的练兵动力和参与热情,主要是有着共同的使命担当,在“一切为了打赢、一切为了提高核心军事能力”的同一目标下,最大限度地挖掘和调动各军兵种部队参与联合训练的内在积极性。

刚刚成立协作区时,由于编制体制等因素制约和各自训练任务不同,开展联合训练只能靠协商,靠感情联络。即使合在一起,也往往不情不愿,认为是我陪你练。

如何变“要我练”为“我要练”?协作区领导以部队能训、指挥能通、战法能联、保障能合为基本目标,接连走出几步妙棋——

形成“相连、利益相关、感情相融”运行机制。协作区领导小组建立训练任务结合、训练内容组合的统筹安排机制,将海军舰艇部队系列演习和协作区“联合”系列演习结合,空军航空兵对地、对舰攻击训练与陆军防空兵、海军舰艇部队防空训练结合,电子对抗部队与各军种用频装备训练结合等,增强联合训练的针对性和实效性,受到军兵种部队欢迎。空军航空兵某师副参谋长王作献感慨地说:“这种组合加结合机制,不仅使各军兵种部队相互联系起来,贴近实战练兵,而且还使协作区各军兵种部队港口、机场、靶场等训练设施、教学力量、信息资源和技术保障资源共享,比自家关起门来训效果好得多。”

股票杠杆
鼻塞流鼻涕上火怎么办
回收SMC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