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进一步简政放权的突破口在哪

2019-01-31 11:58:32

进一步简政放权的突破口在那?

新华北京3月24日电(张晓松、江国成、韩洁、刘菊花)国务院审改办近期公布了国务院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汇总清单,涉及60个部门的1235项行政审批事项。这份“权力清单”是如何形成的?其对经济的直接影响表现在那些方面?今后进一步简政放权的突破口又在那里?

围绕这些问题,选取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财政部、工业信息化部、工商总局四个部门,对其“权力清单”进行了解剖分析。

发改委:进一步取消下放核准权,形成投资增长内生机制

去年以来,发展改革委取消和下放了44项行政审批事项,修订了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使得需要中央政府层面核准的项目减少了60%,同时把31项量多、面广、单项金额少的投资补助贴息项目也下放给了地方政府去管。

目前,发展改革委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有25项,其中涉及国内企业投资的核准项目尤为引人注目,主要集中在能源、交通运输、原材料、机械设备制造、城市公用设施等基础设施、基础产业领域的重大项目,以及外商投资、境外投资的重大项目。被认为“含金量”较高。那么,还有必要保留这些权力吗?

发展改革委固定资产投资司副司长罗国三指出,目前保留的核准事项关系国家安全和生态安全、涉及全国重大生产力布局、战略性资源开发和重大公共利益,需要政府从维护社会公共利益角度进行审查。

但罗国三同时指出,对于暂时保留的核准事项,将努力创造取消或下放的条件,进一步落实企业投资自主权,调动企业和地方的积极性,形成投资增长内生机制,发挥投资对稳增长的关键作用。例如,从当前化解严重产能过剩工作的需要出发,对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船舶等行业的核准权限暂未调整,也暂时保留了对部分火电、热电项目的核准事项。对此,发展改革委正会同有关部门抓紧制定和完善相关政策条件,一旦条件成熟将坚决取消或下放核准权限。

财政部:正在清理2个审批事项,更好发挥市场和协会作用

目前,财政部保有18个行政审批事项,包括行政许可9项、非行政许可审批9项。

在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胡颖廉看来,这一“权力清单”主要涉及经济宏观调控、提供公共服务并直接关系公共利益的行业准入的事项,属于市场无法发挥职能或市场容易失灵的领域,符合财政部的职能定位。

去年以来,财政部取消下放的行政审批事项,涉及政府采购、会计、减免税、非税收入减免、农业综合开发、外国政府贷款等多个方面。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日前表示,今年将借助财税体制改革配套推进行政体制改革,进一步简政放权。

从财政部条法司了解到,财政部保有的18个审批中又有2个行政审批事项进入清理过程中,包括:政府采购甲级代理机构资格认定、境外(包括港澳台)会计师事务所在境内设立常驻代表审批。

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刘尚希分析指出,从上述事项来看,遵循了减少行政干预、激发市场活力的原则,将更好发挥市场和行业协会作用,为市场减负松绑。[1][2]下一页工商总局:登记制度改为“先照后证”,更多释放市场主体活力

去年以来,工商总局压缩了一半行政审批事项,目前还剩7项,分别是:企业核准登记、企业集团核准登记、企业名称预先核准、商标注册、驰名商标认定、特殊标志登记、特殊标志使用许可合同备案。

“上述行政审批事项主要涉及市场主体准入、规范市场经济秩序、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等领域,其保留设立对于维护良好市场秩序、促进经济社会科学发展具有重要作用。”工商总局发言人日前对这份“权力清单”进行了解读分析:

——企业核准登记等涉及市场主体准入,是国家掌握企业数量和规模等经济基础数据的来源,也是调控和管理经济、维护市场经济秩序的必要手段;

——商标是企业重要的无形资产,也是引导消费的重要手段。商标注册、驰名商标认定对于保护知识产权、推动经济发展、维护公平竞争具有重要意义;

——特殊标志是指经国务院批准举办的全国性和国际性文体、科研及其他社会公益活动所使用的标志,对其进行登记有利于保护标志权利人的知识产权。

下一步,工商总局将以工商登记制度改革为契机,进一步简政放权,特别是“先证后照”改为“先照后证”后,将进一步释放市场主体的活力。

工信部:锁定简政放权突破口,致力给市场主体松绑

“工业和信息化部最多的时候有56项行政审批事项,现在还剩下39项,主要涉及道路机动车辆生产、特殊工业品生产、农药生产、电信和互联相关业务等工业和信息化领域的行政审批。”工信部政策法规司巡视员李国斌说。

去年以来,工信部取消和下放了一批近年来申请和审批量大、取消和下放后受益面广、社会关注度高的事项。如:取消基础电信和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备案核准,惠及全国2000多家经营者;取消电信业务资费审批,有望通过市场竞争进一步推动电信业务资费水平的下降;取消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企业资质认定等,有利于减轻企业负担,降低准入门槛,增加市场活力。

“下一步简政放权的突破口仍将选择在取消和下放后受益面广、社会关注度高的事项,致力于从体制机制上给市场主体松绑,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创业的积极性。”李国斌说。

原标题:进一步简政放权的突破口在那?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前一页[1][2]

上海地热地板
切排骨机厂家直销
上海回收塑料助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